公司新聞

news center

當前位置:首頁(yè)>公司新聞

流言揭秘:洗滌劑中化學(xué)物質(zhì)多,常用會(huì )致癌?

2017-04-29


編者按:

  “石化清潔劑對人體是否有危害?”一直都是消費者比較疑惑的問(wèn)題。最近,有篇流傳甚廣的文章《石化清潔劑是人類(lèi)致命的殺手》,號稱(chēng)清潔劑會(huì )誘發(fā)癌癥。但仔細分析后,這篇文章有許多謬誤和夸大之處。較真邀請了胡遠東醫生對該文進(jìn)行查證。此為第二篇,主要分析使用洗滌劑到底值不值得擔心。

  較真鑒定

  日常使用洗滌劑健康問(wèn)題不必擔心。

  1、一種叫表面活性劑的物質(zhì)是洗滌劑洗凈能力的主要來(lái)源,其經(jīng)口毒性屬于“低毒”和“實(shí)際無(wú)毒”等級。日常生活里,除非一口氣強行灌進(jìn)大量洗滌劑,平時(shí)洗滌東西經(jīng)皮膚攝入的量比起毒理實(shí)驗的口服攝入量可以忽略不計。目前也沒(méi)有確切證據表明日常使用洗滌劑會(huì )致癌。

  2、洗滌劑中的磷酸鹽對人體相當安全,“熒光增白劑致癌”也是以訛傳訛。

  3、日常使用洗滌劑健康問(wèn)題不必擔心,真正值得注意的問(wèn)題在于,使用洗滌劑產(chǎn)生的污水存在污染環(huán)境風(fēng)險的,而嚴重的環(huán)境污染又可能反過(guò)來(lái)危害公眾健康。但對此,激進(jìn)態(tài)度解決不了問(wèn)題,避免濫用,治理污染,改進(jìn)生產(chǎn)工藝才是該做的。

  查證者:胡遠東 | 醫學(xué)博士、主治醫師

  說(shuō)洗滌劑之前,我們先介紹另外一種化合物:短時(shí)間內大量攝入該物質(zhì)可以引起頭痛、惡心、嘔吐、抽搐和昏迷,而少量該物質(zhì)進(jìn)入呼吸道也會(huì )導致窒息死亡,構成它的化學(xué)元素在單體狀態(tài)下都高度易燃,它還是多種強腐蝕性溶液的主要成分,如果在實(shí)驗室中將這種化合物與培養的細胞放在一起,很快就會(huì )導致細胞膨脹、破裂……

  聽(tīng)上去很危險是吧,實(shí)際上這種化合物是——水。當然,用水作為例子不能直接證明洗滌劑是有毒或是無(wú)毒,但至少可以說(shuō)明一個(gè)道理:討論某種物質(zhì)的安全性,不應以其在超劑量、非常規使用方式下會(huì )造成的危害作為依據,而要從實(shí)際使用場(chǎng)景出發(fā)、結合它在生活中起到的正面作用綜合權衡利弊。以下我們簡(jiǎn)要介紹洗滌劑中各個(gè)成分對健康和環(huán)境的影響。

  洗滌劑中的表面活性劑對健康的影響

  表面活性劑是洗滌劑洗凈能力的主要來(lái)源,這類(lèi)化合物分子的特點(diǎn)是兩端分別為親水基團和親油基團,由于日常生活中難以用清水清洗干凈的污漬大多數是蛋白質(zhì)類(lèi)或油脂類(lèi)(牛奶、筆跡),而表面活性劑的親油基團可以“拉住”污漬,“污漬+表面活性劑”結合物與水分子的親和力大大增加,更容易從衣物纖維等表面進(jìn)入水中,從而達到清洗效果。

圖1、表面活性劑結合并帶走污漬圖1、表面活性劑結合并帶走污漬

  在2015年頒布的國標《食品安全國家標準 急性經(jīng)口毒性試驗》中,根據經(jīng)口攝入時(shí)的LD50(導致半數實(shí)驗動(dòng)物死亡的劑量),將物質(zhì)分為極毒,劇毒,中等毒,低毒和實(shí)際無(wú)毒5個(gè)等級[1],LD50越低,該物質(zhì)的毒性越強。我們在化學(xué)物質(zhì)毒性數據庫(http://www.drugfuture.com/toxic/search.aspx)中可以查到15萬(wàn)種化學(xué)物質(zhì)的LD50等參數,洗滌劑用表面活性劑的LD50都在1g/Kg以上,部分甚至在5g/Kg以上,屬于該標準中的“低毒”和“實(shí)際無(wú)毒”等級,作為參考,食鹽的LD50是3g/Kg,乙醇是7.06g/Kg,而阿司匹林只有0.2g/Kg。如果我們將用于動(dòng)物實(shí)驗的劑量換算成用于人體的量,要使體重60Kg的被試對象中一半發(fā)生急性中毒死亡,至少得60g表面活性劑,按洗潔精或者洗衣粉中10%為表面活性劑計算,得捏著(zhù)每個(gè)人的鼻子強行灌進(jìn)去一兩斤。這當然只是假設的情況,誰(shuí)沒(méi)事拿洗潔精當蜂糖水喝著(zhù)好玩呢,即使是蓄意自殺也不會(huì )有誰(shuí)采取吃一小桶洗潔精、洗衣粉的奇葩方式(為什么我會(huì )想起來(lái)《九品芝麻官里》那個(gè)白糖拌砒霜的橋段?)。而且這可是食用時(shí)才會(huì )導致的急性中毒反應,我們日常接觸洗滌劑都是通過(guò)皮膚,由于角質(zhì)層的存在,大分子物質(zhì)很難滲透進(jìn)入皮下和血液循環(huán),所以經(jīng)皮膚吸收的量比起毒理實(shí)驗的口服攝入量可以忽略不計。

  除了急性毒性,我們還關(guān)心長(cháng)期接觸洗滌劑是否會(huì )導致腫瘤等疾病,世界衛生組織下屬的國際腫瘤研究中心(IARC)是腫瘤公共衛生研究的權威機構,IARC公布的最新致癌物表將各種物質(zhì)按照證據充分程度從高到低分成I級(有充分的證據證明對人類(lèi)有致癌作用)到4級(很可能對人類(lèi)不致癌),在這個(gè)表格里,與清洗劑有關(guān)的僅有被列為2B級致癌因素的“從事干洗職業(yè)”,這個(gè)2B的意思不是你們以為的那個(gè)2B,而是表示“對人類(lèi)證據有限,動(dòng)物證據不充分,或對人類(lèi)證據不足,對動(dòng)物證據充分”,即還沒(méi)有很充分證據表明與人體腫瘤相關(guān)[2]。商業(yè)干洗過(guò)程用到的四氯乙烯等有機溶劑與家用洗衣液、洗潔精的化學(xué)性質(zhì)存在很大差異,接觸時(shí)間和劑量也完全不在一個(gè)數量級上。因此這個(gè)分級對家用洗滌劑不具有參考性。需要重點(diǎn)強調的是,“沒(méi)有證據”的意思并非否定或肯定其致癌性,正確的解讀應當是是“說(shuō)肯定致癌或者不致癌都是不科學(xué)的”。

  好啦,作為網(wǎng)友口中的洗地磚家,我應該接著(zhù)說(shuō)表面活性劑完全無(wú)害才對,但是接下來(lái)要說(shuō)的則是一類(lèi)危害比較明確的表面活性劑——壬基酚聚氧乙烯醚(NPE)。NPE進(jìn)入環(huán)境后會(huì )降解為具有類(lèi)雌激素作用的壬基酚,壬基酚通過(guò)生物體富集效應進(jìn)入人體后可能導致兒童性早熟等健康問(wèn)題。聯(lián)合國環(huán)境保護署和歐盟均將壬基酚及其母體NPE列為需要控制的環(huán)境污染物,歐美國家近年都出臺了對壬基酚及NPE的禁令,我國環(huán)保部也已經(jīng)禁止在家用洗滌劑中添加NPE,并將其列入禁止進(jìn)出口物質(zhì),但NPE在紡織、印染等行業(yè)中仍有使用,根據中國海洋大學(xué)2013年的調查,我國目前大部分地區的環(huán)境中壬基酚的含量尚不足以對水生動(dòng)植物造成直接危害,而在少部分地區已經(jīng)對該地區生態(tài)系統造成威脅[3],因此全面禁止使用NPE類(lèi)表面活性劑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
  清洗劑中的磷酸鹽、熒光增白劑等添加成分對健康的影響

  表面活性劑雖然是清洗工作的主力,但他屬于對勞動(dòng)環(huán)境比較挑剔的那一類(lèi)員工,如果水里面的鈣、鎂陽(yáng)離子比較多(水質(zhì)硬度高),或者水質(zhì)pH值較低,都會(huì )導致表面活性劑消極怠工,為了保證它能正常工作,就需要在洗滌劑中加入其他物質(zhì),主要是能夠絡(luò )合(分子或者離子與金屬離子結合,形成很穩定的新離子的過(guò)程)鈣鎂離子的磷酸鹽、硅酸鹽、聚丙烯酸鹽等助洗劑。磷酸鹽對人體相當安全,生物調節酸堿平衡的主要手段就是體液中的磷酸根,臨床上也有非常多的注射劑采用磷酸鹽配方。不過(guò)磷元素的問(wèn)題不在于其安全性,而在于其營(yíng)養性——這東西本身就是植物生長(cháng)必需的重要肥料(還記得為了能“吸收兩米以下氮磷鉀”的金坷垃鬧起來(lái)的日本人和非洲黑叔叔嗎)。過(guò)多的含磷酸鹽污水如果未經(jīng)處理就排到自然水體中,會(huì )導致水生植物瘋長(cháng),水體中氧含量過(guò)低、水生動(dòng)物大量死亡,因此采用硅酸鹽、聚丙烯酸鹽等無(wú)磷成分替代含磷配方成為重要的環(huán)保措施,目前我國已有多個(gè)省市出臺規定禁止含磷洗衣粉,但尚未成為國家標準。

圖2、水體富營(yíng)養化后死亡的魚(yú)類(lèi)圖2、水體富營(yíng)養化后死亡的魚(yú)類(lèi)

  熒光增白劑能提高織物的白度和光澤,因此也是洗衣粉、洗衣液的重要成分。一直以來(lái)“熒光增白劑致癌”的說(shuō)法都在網(wǎng)上廣為流傳,可不僅在上文IARC的主要致癌物列表中沒(méi)有找到熒光增白劑的蹤影,筆者在中英文數據庫中也沒(méi)有找到證明其致癌的臨床研究文獻,歐盟2004年和日本2007年就洗滌劑用熒光增白劑對人類(lèi)和環(huán)境的風(fēng)險評估報告及其他相關(guān)資料也未發(fā)現對人類(lèi)有明顯的急、慢性毒性[4]。中國洗滌用品工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還在2011年舉行過(guò)專(zhuān)家媒體見(jiàn)面會(huì ), 專(zhuān)門(mén)請了國內公共衛生、化工、毒理領(lǐng)域的多名專(zhuān)家就此問(wèn)題向公眾和媒體進(jìn)行澄清,不過(guò)就目前的網(wǎng)絡(luò )輿論來(lái)看似乎并沒(méi)有起到預期的作用,似乎可以作為“造謠動(dòng)動(dòng)嘴、辟謠跑斷腿”的最好注腳。

  總結

  從上面的資料和分析可以看出,已有科學(xué)證據證明洗滌劑中的主要成分對人體的直接毒性作用較小,按照國家標準生產(chǎn)的家用洗滌劑更是非常安全的,如果僅僅從健康角度出發(fā),完全沒(méi)有必要花高價(jià)去購買(mǎi)所謂“純天然洗滌劑”。但另一方面也要看到,使用洗滌劑產(chǎn)生的污水在未經(jīng)無(wú)害化處理時(shí)是存在污染環(huán)境風(fēng)險的,而嚴重的環(huán)境污染又可能反過(guò)來(lái)危害公眾健康。那么我們究竟應該持一種什么樣的態(tài)度呢?

     洗滌劑是現代人類(lèi)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,它和其他所有工業(yè)產(chǎn)品一樣,給我們生活帶來(lái)極大便利的同時(shí)也帶來(lái)了各種安全隱患,消費者應當避免隨意濫用,生產(chǎn)者應當不斷改進(jìn)工藝,作為研究者和媒體則應公正地報道其利弊,這樣才能在提高全民生活品質(zhì)的同時(shí)將對環(huán)境的不良影響降至最低。盲目的反對并不具有任何的可操作性,因為即使你愿意每周花幾個(gè)小時(shí)熬皂角水、手搓棒打地采取純天然的洗衣方式,現代社會(huì )也沒(méi)有那么多皂角和流水供你使用了,現代人也很難負擔得起這樣做的時(shí)間成本。如果要做到某些激進(jìn)人士聲稱(chēng)的“不使用一切石化產(chǎn)品”,我們就先要把身上的衣物鞋子都脫了——里面都有塑料化纖成分,然后把自己口糧減少二分之一——現代農業(yè)的增產(chǎn)的一半以上歸功于化肥,出門(mén)不能坐汽車(chē),頓頓做飯撿柴火燒。這些盲目反對科學(xué)進(jìn)步的人,正是魯迅先生在《拿來(lái)主義》里描述的那些 “怕給他的東西染污了,徘徊不敢走進(jìn)門(mén)”、 “勃然大怒,放一把火燒光,算是保存自己的清白”的孱頭和昏蛋,而只有那些“沉著(zhù),勇猛,有辨別,不自私”的人,方能做到“或使用,或存放,或毀滅。那么,主人是新主人,宅子也就會(huì )成為新宅子?!?/p>


  參考文獻:

  1。 食品安全國家標準 急性經(jīng)口毒性試驗。 2014, 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(huì )。

  2。 Agents Classified by the  IARC Monographs , Volumes 1–117。 The International Agency for Research on Cancer (IARC)。

  3。陳慰雙, 我國水環(huán)境中壬基酚的污染現狀及生態(tài)風(fēng)險評估。 2013, 中國海洋大學(xué)。

  4。董仲生, 從洗滌劑用熒光增白劑CXT的毒理學(xué)數據看其使用安全性。 中國洗滌用品工業(yè), 2012(04): p。 22-34。